81岁投资者的“股事”:向上市公司索赔成功后 又买回了同一只股票

2021-05-28 21:02 来源:财经自媒体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81岁投资者的“股事”:向上市公司索赔成功后,又买回了同一只股票

来源: 银柿财经 

王索妮 倪欢欢

焦虑是散户的通病。关于这一点,吴中贺嘴上不愿承认,但身体还是很诚实的。

他拥有许多高龄老人的特质:作息规律、饮食讲究、热爱运动……但这些“表面的和平”,在股市里的各种线面前极为脆弱。

特别是重仓追高后,他会半夜惊醒,脑子里像播放幻灯片似的回放自己的操作路径,情绪带来的波动也随之成倍放大。在和钓鱼爱好者交流后,吴中贺发现这群人做梦都想钓大鱼,“炒股又何尝不是这样?做梦都想赚大钱。”

只是这么多年来,吴中贺这位银发股民“赚大钱”的梦想并未实现,买过的股票还因虚假陈述被处罚,成了一名维权者。赔偿款到手后,也几乎在同时,他毫不犹豫地再次将钱投进了股市。

入   市   

股市历来是人性的大考场,作为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代股民,吴中贺对此更有切肤之痛。

他今年81岁了,独居在上海长宁区的一处老小区内,周围都是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弄堂。如果不接触股票,老人大概率会像其他同龄人一样,在附近的公园里、小巷口,过着养生休闲的日子。

但自从投身股海,那一串串跳动的数字仿佛有着无尽的魔力,生活随之变了样。只要是股市交易日,吴中贺一定雷打不动地坐在家中电脑前,双眼透过老花镜直勾勾地盯着屏幕。

他的房间狭小而凌乱,桌上、床上肆意散落着写满股票代码的纸张,还有很多治疗心脑血管的药盒。吴中贺心脏不好,近两年住过三次医院,最严重的一次进了重症监护室,即便如此,当时在他的坚持之下,家人极不情愿地把那台装有炒股软件的笔记本电脑送进了医院。

▲ 吴中贺家中一角

“上船容易下船难。”吴中贺这样评价。早年从上海一所知名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夜校教数学,刚开始感觉有点大材小用,后来心态渐渐平和,“棱角都磨平了”。上世纪90年代初,其中一名学生进了飞乐音响上班,推荐吴中贺买点自己入职公司的股票。

飞乐音响(600651.SH)是上交所首批上市的公司,当时发行总股本1万股,每股面值50元。吴中贺花300元买了6股,涨到六七百元一股的时候卖掉,初尝到资本市场的甜味。

90年代也是国企改革激情燃烧的岁月。不少工人被买断工龄,手头有了点钱,但又暂时没找到工作,刚好股市兴起,部分下岗工人便选择炒股,成为职业股民。还有很多人出于从众心理,认为买到股票就能赚钱。于是便掀起了一股全民炒股的热潮。1994年上映的电影《股疯》,就反映了当时股民沉浮起落的生活。

相比之下,薪资还算不错的吴中贺,没有过多的奢求,保守而现实。“那会儿我儿子刚参加工作不久,说想买些股票认购证。我还劝他好好工作,不要把精力和时间浪费在这上面,儿子听了我的劝。”可未曾想到,一张小小的股票认购证,之后从最初的30元被炒到上万元,造就了上海滩无数“百万元大户”。

股市中的造富故事或许并非只是传说?夜校授课晚上忙、白天闲,吴中贺有足够的时间盯着股票。从那时起,他便开启了漫漫30年的炒股史。

▲《股疯》电影剧照,那时炒股都要去证券交易所填写股票买卖委托单

维   权   

“我眼光不好。”经历A股数轮牛熊转换、围着股票转了这么多年后,吴中贺不得不承认这一点。他的语气里藏着些许不甘。

吴中贺自认为足够冷静克制,不买亏损股和ST股,不被各种内幕消息带着走,不听那些“股神”的技术分析。他关心国际国内形势,选股标准也执着而单一:只挑那些公司业绩优良、市盈率低、基本面好,且股价在10元左右一股的股票。

按照这个标准,佳电股份(000922.SZ)进入了吴中贺的视野。佳电股份,全名哈尔滨电气集团佳木斯电机股份有限公司,它是中国特种电机的创始厂和主导厂,产品主要应用于石油、石化等领域,在吴中贺眼里,这还是一只“业绩佳、盘子小,容易炒起来的好股”。他狠狠心,在2015年至2017年间多次买入佳电股份,最多的时候买了五万多股,当时每股的价格在十四五元左右。

就是这样一家基本面看起来还不错的上市公司,却被爆出造假丑闻。2017年12月,证监会相继发布《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和《中国证监会市场禁入决定书》,直指佳电股份大施“财技”,于2013年、2014年两年内在其账上虚增利润近2亿元。佳电股份因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受到证监会行政处罚,而后,中小股东开始向公司索赔。

义愤填膺的吴中贺决定加入索赔大军。但这起索赔案在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路途遥远,加上自己年事已高,吴中贺第一时间想到了找代理律师。

“我先咨询了上海一家律所,对方说要先收取手续费。我不确定官司能否打赢,所以没舍得花这个钱。”之后,他在常用的股票软件同花顺上看到有专门的股民维权平台,便联系上了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的洪鹏律师团队,“洪鹏团队不收取手续费,而且他们认为该案胜诉的概率大,让我感觉到了希望。”

2018年8月的一个大雨天,吴中贺独自去银行拉了流水单,将股票交易相关的材料寄给律师后,便在家静候结果。“当时也没想着和家人说,反正就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了。”

落   差   

“像吴中贺这样能建立起索赔、维权法律意识的股民其实并不是很多。不少投资者认为炒股亏损是股市正常风险,损失应该由自己来承担。他们从没想过,如果上市公司存在过失,或者存在违法违规行为,由此造成投资者损失,是可以索赔的。”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中国证监会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洪鹏坦言,即便是想到维权,考虑到维权成本很高,加上前后诉讼时间拖得很长,很多投资者耗不起,最终也只能中途放弃,“这就是股民维权的现状”。

不过吴中贺从未想过放弃。当得知自己的案件具体由律师李佳芸负责后,他几乎每个月都会给李佳芸去个电话,询问进展情况。“接到老人家的电话,我感到亲切却又惭愧,因为每一次,我都只能重复那句‘请您再等等,还没开庭’。”李佳芸无奈地表示。

佳电股份索赔案一搁就是两年,具体原因不得而知。吴中贺实在等不了,就以原告身份多次给哈尔滨市中院打电话催促,但一次都没用。说起这段经历,他气得直摆手。

吴中贺的年龄,在这次维权中不知不觉地爬上了“8”字头,而李佳芸也从实习律师变成了一名正式的执业律师。

2020年下半年,这桩沉寂多时的虚假陈述索赔案终于开庭。由于当时佳电股份本身的财务状况尚可,且已大额计提赔偿款,胜诉后的判决执行基本不会存在障碍。这令吴中贺重燃希望。

“在虚假陈述所引发的诉讼中,虚假陈述的实施日和揭露日对于判断投资者的损害与虚假陈述是否具有因果关系至关重要。”李佳芸解释称,也就是在揭露日之后买入股票的投资者,并不属于赔付范围内。

最终,吴中贺到手的索赔款不到四万元,“可以说是落差极大”。他已不愿过多回首这段经历。

▲ 吴中贺所在小区

忘   却   

这起维权事件后,吴中贺还是一如既往地做着他的股民,每个月雷打不动地将自己大部分退休工资放进股市。他甚至还重新买回了佳电股份。“当初公司的确造了假,也给我造成损失,但我依然看好它。”吴中贺一脸笃定,“被罚过的公司肯定不敢造假了,我赚点小钱没问题。”

这位当时劝着自己儿子不要碰股票的老父亲,自个儿却在股市里沉迷。也为此,父子感情至今冷淡。相比之下,女儿更顺着他的性子,但也希望父亲能适时从股市中“解放”片刻。前几年,吴中贺也听了女儿的劝,准备去国外游玩散散心,当时护照都办好了,最终因为心里牵挂着股市,还是未能成行。

“这些年来,我的确是会扪心自问,炒股的意义究竟在哪里。这不是我想选择的路,但我没办法。”现在,只有股市可以左右吴中贺的心情了。曾经在中国证券史上赫赫有名、风光无限的“老八股”,如今退市的退市、重组的重组、改名的改名,而那只曾经让他尝过甜头的飞乐音响,眼下扭亏为盈刚摘帽不久,便又因证券虚假陈述遭遇上亿元索赔款“罚单”。这些故事还是能让吴中贺的内心泛起波澜。

吴中贺说,自己可以背出很多股票的代码,但却发现“好股坏股就像现在好人坏人一样分不清,太琢磨不定”。

时间到了,他又坐回了座位前,开盘前的三分钟过得最慢,那种强烈的未知感和期待感让人紧张。

他继续渴望着人生能够和K线图一样,

拉出一根蓄势上攻的阳线。

(应采访者要求,吴中贺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