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孩子们,我要继续教下去”(讲述·一辈子一件事)

2022-03-28 09:30 来源:环球网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来源:人民日报

扎根乡村从教70年,严明友——

“为了孩子们,我要继续教下去”(讲述·一辈子一件事)

严明友在和孩子们交流。

吴婷婷摄

严明友在翻阅资料。

资料照片

人物小传

严明友,1929年出生于安徽省定远县,定远县朱湾镇朱湾中学退休教师。13岁时,严明友参军入伍;1952年退伍转业,他主动要求到条件艰苦的乡村学校教书,一干就是近40年。1990年退休后,严明友见乡村学校缺少音乐教师,决定义务支教。扎根乡村从教70年,严明友执着坚守,呵护孩子们成长。

手写的乐谱,贴在黑板上。掀开绒布,打开琴盖,面朝讲台,严明友坐得笔直。袖口擦着琴键,已经磨出了毛边。双手有力,弹起琴来格外铿锵……

“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在安徽省定远县朱湾镇朱湾小学里,窗外,风声穿过校园,呼呼作响;屋内,歌声伴着琴声,清脆响亮。

严明友这辈子最喜欢的事,就是跟孩子们在一起。无论是退伍转业后当乡村教师,还是退休后义务教乡村孩子音乐,70年来,他和孩子们的歌声一直嘹亮。

“音乐很重要,能带给人们一往无前的勇气”

严明友的床底下,藏了一箱子乐谱。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黄河大合唱》《歌唱祖国》……毛笔蘸上墨汁,歌词和简谱,被严明友记在宣纸上。“有些是从书上看的,有些就是听着磁带记下来的,为了方便教学。”严明友展开乐谱,铺在桌上,看着一张张手抄的歌单,想起了自己从军的岁月。

幼时家贫,严明友没有条件学习唱歌,不承想,后来却和音乐结了缘。

13岁那年,小学刚毕业,他就加入了新四军,成为政工队的一员。“没有乐器,不用伴奏,大伙穿着草鞋唱歌。”在部队里,严明友唱给战士们听;在田间,他唱给老百姓听,“我头一回意识到,音乐很重要,能带给人们一往无前的勇气。”

1952年,严明友退伍转业,23岁的他被分配到当时的安徽省盱眙县文教科当会计。坐在办公室里,拨算盘、记账本。别人眼中的安逸生活,却不是严明友想要的。63天后,他辞去工作,拎着包袱,奔赴乡村,选择成为一名教师。

茅草屋里,捧着书本,严明友用略带方言的口音带着孩子们大声朗读课文;站上讲台,拿起粉笔,他一笔一画地教娃娃们写下自己的名字;扛着小旗,哼着歌谣,春暖花开时,学生们跟着严老师到野外爬山、锻炼身体。

明明是语文教师,却弹得了脚踏风琴,严明友的学生宋运动对自己上小学时围着严明友听琴的日子记忆犹新。“一下课,循着声,我们都向严老师家跑。”宋运动说,跑得快就凑得近,能够瞅着琴,跑慢了,只能趴在窗户上看严老师弹琴。在严老师这里,宋运动第一次感受到了音乐的魅力。

“过去,农村孩子没有太多文娱活动,摘片树叶吹出声音就能开心大半天,乐器更是没接触过。”严明友一边翻动着乐谱,一边说。为了增加大伙对音乐的认识,他咬咬牙掏出40多块钱买了架风琴,这相当于他当时一个多月的工资。

从此,严明友当上了“兼职”音乐教师,在教语文的同时,也用音乐陪伴着孩子们。

“思来想去,我决定重返校园,义务支教”

乡间小路上,常能见到严明友的身影:脚踩布鞋,一袭蓝衣,背着挎包,装着乐谱,步行往返11里。“课不多,一星期11节。朱湾小学上6节,复兴小学在村里,排了5节。”趁着能走能唱,严明友想多教一些。

1990年,严明友上完“最后一课”,原本是要离开讲台的。可退了休,在家待着,他心里不踏实。“思来想去,我决定重返校园,义务支教,继续给孩子们上音乐课。”严明友说。

用钢琴教合唱,说不定孩子们更能接受。抱着这个念头,2006年,77岁的严明友到北京自费学习钢琴。年纪大,底子薄,面对这个“大龄”学生,连钢琴老师都有点担心。

从乐理知识到弹琴指法,严明友与时间赛跑,日复一日练习。手上磨出了一层茧子,身体又单薄了几分。经过几个月的学习,他终于能弹奏一些乐曲了;音乐课上,从此响起了悦耳的钢琴伴奏声。

整天和学生们打交道,严明友很快乐。可他却一度担心,自己年纪太大了,孩子们并不喜欢他。于是,80岁那年,他决定不再上课了。

没想到,两个学生哭着来找严明友。“娃娃们说,如果我不去教音乐,他们就没办法学唱歌了。为了孩子们,我要继续教下去!”站在音乐教室里,老人抚摸着琴键,望着孩子们在操场上奔跑的身影,下定了决心。

慢慢地,音乐使严明友和学生们之间建立了联系,相互加深了了解。学校里,孩子们遇见他,会有礼貌地上前道一声“严老师好”;课堂上,铿锵有力的旋律,伴着阵阵稚嫩的歌声,非常默契、和谐。

教了一辈子书,严明友带过的学生一茬接着一茬。他总是站在教室门口,目送孩子们毕业离校……

“看到孩子们有困难,就想着尽自己所能帮助他们”

严明友背包里,除了乐谱,还装了一个水壶,带着几个馒头。“村小离得远,有时一天都有课,中午回去不方便。”严明友说,自己带着干粮,中午就在教室里吃一口、歇一会儿。

走进严明友家,一间瓦房,不到20平方米。一张桌子、一个灶台、一架钢琴,几乎就是全部家当;一碗面条、一盘素菜、一碟咸菜,就是一顿饭。严明友的床头,摆满了崭新的新华字典,这是为孩子们准备的奖品。

对自己近乎苛刻的严明友,满心满眼都是孩子们。听说有的乡村小学也想上音乐课,但是缺少乐器,他马上捐赠了7台电子琴;寒暑假孩子们想跟着他学音乐,他既教弹琴,又教唱歌,还买菜做饭,照顾孩子们;每月4000多块钱的退休金,他大多捐了出去,留给自己的所剩无几。

已经大学毕业的刘丹丹,曾经受到过严明友的捐助。十几年前,得知当时五年级的刘丹丹家庭困难,难以继续学业,严明友当即拿出了身上仅有的400块钱。此后,从中学到大学,从学费到生活开支,严明友一直在默默支持着她。“看到孩子们有困难,就想着尽自己所能帮助他们。”严明友说。

“严老师这辈子没什么积蓄。”宋运动说,过去很多孩子家里穷,他就把自己的口粮送给他们;现在条件好了,他又把退休金都捐了出去。

有学生围绕,与音乐相伴,如今,93岁的严明友身体健康,依旧每天往返于朱湾小学与复兴小学之间,闲暇时,他会带孩子们爬山,边登高边歌唱。聊起音乐来,他话语不断。“我这辈子,最快乐的就是教孩子们音乐。一唱歌就忘了累,一弹琴就有使不完的劲儿,既充实,又安心……”

■记者手记

不知疲倦 呵护成长

复兴小学简陋的教室里,摆了一架电子琴,这是严明友用退休金为孩子们添置的。这架琴,对于乡村孩子来说,如同平凡生活里的一束光,教孩子们感受音乐之美,收获追求梦想的力量。

为了能让更多乡村孩子学唱歌,退休后的严明友再次忙碌起来,义务支教,乐此不疲;他还不顾自己的身体和年纪,从零开始学习钢琴。这位九旬老人,好像不知疲倦,总是在乡村学校坚守着,陪孩子们一天天长大。

田间、河边、芦苇荡,从《我和我的祖国》到《我们的田野》,跟着严明友,孩子们边学习边歌唱。歌声与心声,交汇在一起,温暖人心,催人向上。